鬼故事

    食腐之鸹

    旧时,某段时期,各处有荐举年轻才俊之风,被荐者往往是乡里的大孝子或品行高尚之人。每年由各乡保举一名,经过筛选,最后县署敲定一个名额,时人称此为“新孝廉。”...

    罴园

    单说旧时,有个叫孙百仁的书生,早年屡试不第,绝了入仕之念,娶妻生子,靠祖上留下的百余亩薄田收租为生。虽说胸中墨少,却素喜书画对弈,近来,县关护城河岸边,总有一个老道摆棋,孙百仁整日来此消遣。...

    诡异的录像

    记得这是我朋友小齐在公司上班时候遇到的事情,他似乎是我们同学中结婚最早的,我们很多人都羡慕他,有情人能终成眷属,但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在他的脸上都会挂满了愁容,对此我们也非常的疑惑,并且,在他结婚后的这段时间,我们几乎从未看到过他们夫妻曾同框出现过。...

    关门放猫

    大龙睡得正香,就听见屋门外响起了一声“喵”。毫无疑问,那是他养的那只名叫“大白”的白猫发出来的。他不满地翻了个身,暗道自己新买的房子隔音真是太差了,他明明将自己新买的猫笼子放在了另外一间屋子里,猫叫声却还是这么清晰。...

    再续前缘

    迷蒙中睁开眼睛,面前是一群陌生人。“快看啊!孩子睁眼睛了!“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。“真是啊,眼珠还一直转,好像能看见什么似的。“一个男人附和着说。”胡说什么?刚出生的孩子什么也看不见的,没有常识。“中年妇女训斥着一脸笑意的男人。...

    官瘾不减

    五龙山道,是山麓七村通向县城的必经之路。这段日子,山上突然出现一只长毛活尸,逢夜作祟,给村民带来极大困扰,提之无不色变。...

    恶鬼借阳寿

    今天的故事,是我从一个朋友的奶奶嘴里听来的,当时我对于这种奇怪物种的认知并不算强烈,可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接触过,而听老人家说话的口气,似乎之前她曾受到过这种东西的威胁,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可即便如此,在老人的右手上却依旧留下了伤痕。...

    五奎斗鬼

    村里有许许多多的饭市,大家在这里吃饭、聊天、抬杠、访古(讲故事),尤其在夏天的晚上,要坐到后半夜。这里面会访古的人便是大家追捧的明星。小孩们躺在凉席上安静地听着,不时插嘴提问。每到夜深人静,访古多讲的是狐仙鬼怪,地狱幽灵。...

    云霄勾玉

    我在来之前绝对没想到,李杭文找来的另外一个人是朱训――自己曾经最好的师弟,现在最恨的人。而他看到我却丝毫不意外,对我微微一笑。我没有理他,别过头去看着李杭文。...

    断魂梦

    闲来无事,忽然想到多年前村子发生的两则怪事,今日说上一说,聊以众娱。隔壁村有个王老汉,年轻时干做村队长,对批斗特别在行,发明过一些附近几个公社都没有的新鲜整人玩意儿,把几个身份不红的主儿,斗得死去活来,有一个都逼得跳井自尽。...

    奇怪的鱼

    今天的这个故事是我道听途说的,具体有多少的可信度我也不清楚,毕竟这种众口相传的故事,在人与人之间的传递过程中,总会或多或少的省掉一些细节,而这些细节的消失,便会让这个故事变得面目全非,而我则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了这个故事较为详细的版本,所以今天就来讲述给大家。...

    凶宅出租

    “小姐,你看这客厅多宽敞,屋子又向阳,位于黄金地段……”中介女灰灰热情的给何红介绍屋子,说的是天花乱坠。何红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每月还要寄生活费给生病的母亲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这样的房子正和她意。...

    馋汉遇抠鬼

    老话说的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,可也有人和鸟雀一般,为口吃食啥也不顾的,虽说饱了口腹之欲,谁吃谁都高兴,可总得有个度,不能啥便宜都占呢!...

    金二叔修路

    金二叔发了财,在村里被称为“金百万”。金百万赚的钱何止百万,就是这么个称呼,等同于以前的“老财”。要不然金二叔咋就想起给村里修路了呢?修起路来那土石都跟流水似的,乌泱泱的工人,哪里不是钱?村里人啧啧有声,真是个财主哩!...